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在摸鱼,刘备请我出山 > 第九章 陈登:我定有计留韩信

第九章 陈登:我定有计留韩信

目录

    说完。便恭敬的施礼冲着众人抱拳转身就离开了。

    根本不给刘备任何说话的机会。

    刘备见此只得把韩信送到了府门口,目送韩信慢悠悠的离开之后,不禁低头叹息了起来。

    果然。刚才看韩信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便知道应该有些别的事情。

    而当韩信离开之后,刘备忍不住冲着关羽问道:“云长。你是怎么和韩公子回府衙的?”

    关羽把事情说了一遍。众人闻言微微叹息。

    “难怪。韩公子会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刘备叹息。

    原来是多少带点赶鸭子上架的行为。难怪韩信刚才一副冷漠的表情。

    刘备备的脸上少有的浮现出了认真冲着关张二人说道:“二弟三弟。韩公子非同寻常啊!”

    关羽抚髯点头说道:“韩公子非常人也。”

    张飞小声嘟囔了起来:“除了过于孤僻之外……”

    倒是陈登此时凝视着韩信离去的背影双眼发亮。

    “府君、诸位。”陈登冲着众人不禁笑道:“我那季然弟为人慈善,听不得百姓遭遇苦难。”

    “府君与诸位放心。在下必有方法留季然弟入仕徐州!”

    “不知元龙兄所言何计策?”糜竺忍不住问道。

    感受到周围人好奇的表情。陈登豪迈大笑了起来。

    “不可说!不可说也!”

    当把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众人散开了。

    陈登慢悠悠的背负着手回到了府中。

    管家福伯上前说道:“主人。韩公子坐在院里好久了。不发一言!”

    陈登并不意外,微微一笑走到了院中。

    “季然我弟。谁招惹你了?”

    听到了陈登的话,韩信瞬间便极为郁闷的站起了身,冲着陈登问道:“兄长今日为何把事情扔到小弟头上?”

    他不信陈登不晓得自己想要躲过乱世平安生活的心思。

    陈登笑眯眯的反问了起来,“那你为何前番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为兄暗示?”

    “既然想要安稳生活。又何苦干涉徐州这一摊子浑水呢?”

    “我……”

    韩信张嘴似乎想要反驳。不过到最后则是闷声说道:“小弟只是见不得徐州百姓受苦!”

    “这就是了。既然你不想看到百姓受苦,出了计策。那么为兄我如实说话又犯了什么错呢?”

    陈登笑道:“今天累了一天了。季然你还是早早吃过晚膳休息吧。”

    说罢。便主动终止了话题。使得本来已经做好了反驳陈登准备劝谏的话的韩信,一时之间感觉有力没出用!

    你倒是劝我啊!你不劝我,我坐在院子里摆足了一副郁闷的表情做毛啊?

    韩信十分郁闷。到了晚上,饭量都比以往多喝了一碗稀粥。

    陈登见状笑眯眯的说道:“嗯。看来身体朝好的方向恢复了。”

    ——

    接下来的几天,韩信都做足了一副,拒绝任何众人前来拜访的想法。甚至还冲着福伯说了一句。拒绝任何来找自己的访客。

    然而,当他安安静静的躲在房间睡一天恢复身体,醒了之后问了一句福伯白日有谁想要找自己没有。

    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韩信闻言稍稍一愣。不过也没有在意。

    接下来又过了几天,一直等着明确拒绝的韩信,每天都问,每天得到的答案全部都是没任何人前来找自己之时。

    莫名的,韩信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不过在转念一想,这不更好吗?自己能回南阳躲过乱世了。

    想了想,便又一副高高兴兴的穿好了衣服准备出门溜达溜达。

    毕竟一连等了好几天,也是时候该出门了。

    而当得知韩信出门之后。因为生脍吃多了,被张仲景严令待在家里办公,且拒绝任何生食的陈登瞬间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微笑。

    “这小子终于出门了。还是不想走!”

    走在城内,望着街上撂地卖艺的百姓们。太久没有见到娱乐活动的韩信,买了一把大枣揣在怀中站在人群里看了起来。

    “好!”

    韩信跟着鼓起了掌,并且打赏的时候出手也极为阔绰。

    毕竟这年头打把式吃江湖饭的人何止是不容易!

    简直是不容易!

    望着出手阔绰的韩信,老者与儿子极为感激的施了一礼。

    “多谢这位公子!敢问公子贵姓,老朽以后也好时时……”

    根本没等对方说完话。韩信笑了笑,摆摆手便离开了。

    这年头做好事别留名的传统已经很少了!

    不过恰巧韩信本人就这样!

    做了件好事情,就连身子都轻松了许多。韩信的步伐都轻快了起来。

    然而当他又走了一会之时,便见到有几名士卒着急忙慌的便从街道的另一头跑了过去。

    “韩公子。韩公子!”

    眼见好几名军士自城外跑来。人群瞬间就散开了。

    本来瞧着有士卒找自己,觉得没好事准备闪人的韩信,一下子便孤零零的站在街道那里。

    “你们是谁?找在下作甚?”

    韩信有些疑惑的问起。

    面前领头的一名看似像军官一样的高大汉子抱拳说道:“在下张翼德将军麾下牙门将陈到!请韩公子回营一趟!”

    韩信愣了愣,陈到?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听说此人一向是以忠勇而闻名的。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陈将军。”

    韩信施了一礼说道:“在下非是府衙中人。有事请找我兄陈元龙!”

    自己没事干回哪门子的营?不对啊。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回营!

    然而,韩信刚说完还没等离开的时候。

    便领导陈到语气极为慌乱的说道:“张将军要以军法处置十名士卒!还请韩公子去营中帮忙劝谏!”

    张飞为人是有重视君子的一面,不过其本身对士卒极端的恶劣!以至于最后因此身死。

    这次要处死十名士卒,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犯了什么的过错。

    果然。就如同陈元龙所说的那般。当陈到觉得韩信打算离开之时。

    便见到,听说张飞要一口气处死十名士卒。本想拒绝离开的韩信,瞬间停下了脚步,张了嘴闷声说道:“如此……带路!”

    “请!”

    当韩信随着陈到找急忙慌跑到城外的时候。韩信腿肚子都软了。

    这么一点距离,对于他来讲跟上天没啥两样了。以至于最后都是陈到背着他回军营的。

    一跑到军营,便见到陈到大喊了起来:“将军切莫动手。韩公子来也!”

    下一秒,大半军营都响起了张飞那炸雷般的声音。

    “连这点军务都处置不好要你们何用!”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陈到搀扶着韩信走到了营帐内。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