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在摸鱼,刘备请我出山 > 第十章 明善恶,分秋毫

第十章 明善恶,分秋毫

目录

    “请韩公子稍侯休息。末将这就把张将军请来。”

    韩信累的连话都不想说,只得点头示意。

    而过了一会之后。韩信便见到张飞骂骂咧咧的自营外走来。

    “这些家伙这点军务都做不好……韩公子!你来了。让你见笑了。”

    韩信坐在那里喘息几下平复下来之后。便开口问道:“张将军何至于此?”

    张飞闻言手一摊,把桌子上的军务递给了韩信说道:“韩公子。你自己瞧一瞧。这些家伙是怎么办事的?”

    “连每日损耗军粮是多少,拿算筹都算不对。难不成不该杀?”

    “那也不至于杀人啊……”

    接过了公文韩信无奈的说了一句。张飞下一秒便说道:“我不杀他们。大哥杀我?”

    当看到只是最简单的加减乘除之后。韩信不由的开口说道:“在下若帮将军。可否放了那十名士卒?”

    张飞耸了耸肩膀,“那得看公文处理如何了。”

    韩信摇了摇头,虽然说因为最基础的算术题就杀人在他看来很离谱。不过一想到这是一千八百年前,在加上是要救人也就忍了下来了。

    大约一刻钟之后,便把公文处理完。韩信递给了张飞开口说道:“张将军可拿算筹核实一下!”

    “如若无事的话,就把士卒放了吧。爹娘养的挺可怜的。”

    谁曾想到张飞看都不看说道:“没事。我相信你。”

    随后冲着陈到摆摆手:“把人放了!”

    “是!”陈到微微躬身转身便走。

    过了一会,陈到恭敬的引领着十名被鞭打过的士卒走了进来。

    “将军人已带到。”

    张飞厉声说道:“今日若不是韩公子替尔等办好的事物。必斫却汝头!”

    “还不讲句谢谢韩公子!”

    “多谢、多谢韩公子……”

    “滚吧!”

    望着张飞这副样子,以及十名士卒的可怜样。

    处理完事情的韩信不由的开口说道:“张将军在下曾听说。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义者送人以言。吾不富不贵,无财以送将军;愿以数言相送。”

    “如何?”

    “哦?”张飞的虎目闪过了一丝好奇,点头说道:“季然公子请讲。”

    “孙武曾说:视卒如爱子。将军刑罚过重,应小心为上啊!”

    瞬间,韩信便察觉到张飞的表情闪过了一丝古怪之意。

    于是便觉得是自己说过了。站起了身施了一礼。

    “在下多言。告辞了。”

    “我送公子。”

    找了一辆驴车名士卒护送韩信坐车回城之后。

    站在营门口。张飞缓缓的问道:“五百钱给了吗?”

    “给过了。”

    “告诉后厨,今晚给那十名士卒加五条蹄髈。”

    陈到点头,“五鞭子换五百钱,家里三斗粮食。这生意末将都想做了。不过……”

    “不过什么?”

    陈到表情极为好奇的说道:“末将倒是没有想到出谋划策之人,竟然还读过兵法?”

    “这不更好吗?”

    张飞黝黑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狡黠,“韩季然越厉害,便越能对得起大哥与陈元龙的一番苦心布置!”

    夕阳西下。

    二人望着韩信离去的背影,嘴里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回到了府中,叫福伯管了送自己回来的士卒一顿晚饭。

    韩信有些劳累的走了进去。

    “季然我弟。”

    不知道从哪,陈登笑眯眯的钻了出来。韩信翻了个白眼:“兄长。你怎么跟鬼一样?”

    “我弟也信鬼神之说吗?”

    从门后面走出之后,陈登开了个玩笑,便为韩信倒了一杯热茶:“喝口水吧。看你脸色还是身体不好。”

    韩信闻言撇了撇嘴,“兄长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登爱吃鱼脍是出了名的!

    然而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了。大家都忙的时候,你没有时间吃。

    可是一当稍稍闲下来之后,陈登就命人去河边打鱼。然而这个时候的鱼……

    韩信先不说什么寄生虫之类的。

    单单是前番曹军把屠杀的百姓扔到河里,这才没多久你就生吃这河里的鱼肉……

    元龙兄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登微微一笑:“那不正好?你我兄弟二人,多多休息。祝愿早日恢复身体。”

    “并且为兄保证,一定是我率先恢复!”

    这个韩信不抬杠。因为自己的身体素质的确不咋地。这伤口到现在了还没有长全……

    待在府中休息了一天。

    韩信锤了锤肩膀,在屋子里稍稍做了一下‘舞动青春’之后。便穿好了衣服准备出门溜达溜达。

    然而,连门都没有走出。

    便见到关羽身穿盔甲一脸冷漠的朝着自己走来,“季然公子。”

    “云长公是来找元龙兄的吧?”

    “不是。”关羽摇头说道:“元龙清早与张先生随大哥去视察琅琊、彭城等地。要等过几天才能回来。”

    “我是来找你帮我处理一件案子的。”

    “什么!”

    还不等韩信反对,关羽便开口说道:“村民与军田因为灌溉饮水引起了争斗。”

    “请韩公子前去定夺,哪方该杀!”

    “怎么你们动不动就要杀人?”

    韩信的脸纠结了起来。他烦古代就烦在这一点。在这种极端的帝国制度之下,老百姓实在是过于危险了些。

    关羽说完摇了摇头,随后一摆手。只见一辆马车很快自巷子口来到了韩信的面前。

    “韩公子。请。”

    无奈韩信只得上了马车随之离开。

    至于福伯,满脸微笑的站在府门口目送韩信离开。

    当韩信到了之后,便随意的坐在一块大石让纠纷双方诉说问题。

    当事的双方各自诉说结束,韩信明白这就是简单的纷争。

    于是请军法官颁布军法,打三十棍。

    同样的也好好教育一番动手的百姓。别动不动就跟士卒吵架。

    毕竟是士卒,万一气急了跑到一旁抄起钢刀这不是对自己性命的不重视吗。有事就报官。

    一套流程下来行云流水,士卒与百姓无不叹服。

    关羽微闭双目,而不停抚须的双手证明其没有睡着。

    此时他已然确定,韩信定如陈元龙平日所言那般!

    关羽暗自点头。这韩季然虽然说样貌柔弱,可是见多识广,且明断秋毫。也不愧是一大才了。

    片刻之后,当呵斥完闹事的士卒与百姓之后。

    韩信喘了几口气,伸出手来锤了锤自己的老腰。

    这年头,说几句话自己都费劲。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