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在摸鱼,刘备请我出山 > 第四章 千年前的大汉生活

第四章 千年前的大汉生活

目录

    福伯闻言慢悠悠的转身离开了屋子,站在了外面。

    当陈登坐在那里又思索了一番之后。随后便走到桌案那打算享用忙碌一天,好不容易换来的晚饭。

    “这是什么?”

    望着面前绿莹莹的面团子,陈登表情十分古怪的闻了闻。嗯。一股清香味道。应该不是什么有毒的东西。

    便在这时,一直待在屋外的福伯。上前说道:“主人。此乃‘艾团’。是韩公子所做!”

    “季然做的艾团?”

    陈登满脸的惊讶。他倒是没有想到韩信还能下厨呢?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自己这个好友从小就极为孤僻,没几个朋友。

    闲来无事之下,自己自娱自乐也正常。

    福伯不由的笑道:“主人!这艾团清香无比。不可不尝!”

    陈登表情极为古怪的凝视着面前绿莹莹的团子。随后咬了一小口。吧嗒了几下嘴之后。瞬间眼前一亮。

    随后几下便吃完了小小的艾草团。

    “咳咳咳……”

    “主人!”

    福伯急忙上前为陈登倒了一杯水。

    “呼……”

    喝了口水把艾草团顺下去之后,本来满脸劳苦的陈登舒服了许多。随后便笑着说道:“真没有想到季然还会这手艺!”

    “主人说的是。”福伯微微躬身。

    随后,便见到陈登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个时候,福伯领会随后便慢慢的退出了屋内。离开了这里。

    过了许久,屋内只有陈登的叹息声响起。

    “季然吾弟啊。这几年你可过得真苦啊……”

    陈登觉得韩信过得苦。不过韩信本人倒是觉得自己的运气好极了。

    毕竟不是谁一穿越就能被救的。

    并且到现在吃喝不愁的窝在人家家里养伤。

    差不多又过去了五天,逐渐的本来因为瘟疫从而感染的百姓们的数量下降了不少。

    房中点燃一小撮艾草,感染过的尸首当即焚烧深埋。

    逐渐的下邳城内也有了一些人群聚拢的样子。

    韩信换好了药。穿上衣服便想出门看看。顺便在买上一些艾草给府中的下人们打打牙祭。

    自从那一日做了艾草团之后,韩信便发现了,府中下人们望着自己的表情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情况之下,只要脑子不傻,还长眼睛的都知道人家是个什么意思。

    很明显是吃中了那一道味道清香,且还算是好做的美食。

    韩信寻思自己也没有多大的能耐,总不能一直在陈登的府中吃喝吧。于是便想为其安抚一下府中的下人们。

    也算是聊表寸心了。

    这年头流离失所的百姓很多,街上虽然说有了一些人气儿。

    不过随处可见的,还是流离失所的百姓,以及远道而来听说徐州正在大规模招募良医的大夫们。

    当然,一千八百多年前的医术手段极为的匮乏。

    刘备就任徐州牧都快一个多月,马上都快要过年了。

    才招募到十几名医术参差不齐的医师。

    这年头大夫也不好做。不像是他那個时候。

    治疗手段匮乏不说,大部分大夫一生之中所见过的药物也很少。

    小病靠撑,大病玩完。

    这也是为什么,韩信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陈登依旧是不愿意叫他离开府中的主要原因。

    毕竟,谁知道以韩信的身子骨走着走着,会不会突然发病死在半路上!

    亦或者是就这么巧的没有病死在半路上。

    反而是走在路上,哼着歌。突然就让土匪给劫了!然后被对方当场给做了!脑袋扔给野狗,身上还能看到的好肉,送到后厨加餐!

    这种事情不说是时常发生吧,那也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因此韩信对救助自己的陈登是极其感动,不过每当他激动的说出什么感激的话时。

    陈登只是沉默的听完,然后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然而,陈登越是不在意自己的感谢。韩信的心里就越发觉得不好意思!

    “嗯。”

    走在宽敞的街道上,一步三晃荡。韩信望着周围的逐渐开始清扫房屋的百姓们。不由的点了点头。

    不过很快,他便又叹息了起来。

    毕竟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彻底的解决瘟疫。只能靠着燃烧艾草的方法,短时间内避免一些感染了。

    在街上溜达了一圈,发现其除了走着的百姓多了不少之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于是便在街市上开始寻找有无贩卖艾草的地方。

    当看到一家铺子外,正在搬运着货物。

    韩信不由的多瞅了一眼。

    “都快一点。小心搬运。”

    一名看起来气度风雅的中年人正穿着短打带领着工人们主动搬运货物。并且还在清扫屋子里因为战乱导致的一些杂物。

    望着被清扫出来的屋子。中年人松了一口气,随后命人取过火盆,点燃了一大把艾草放在了角落。

    很快,阵阵的白烟自屋中升腾。传到了街道。

    韩信见此当即便愣了愣。随后突然想起来,百姓们或许没有点燃艾草要适量的意识。

    若是因此闹出人命的话,自己可就是真得成罪人了!

    于是急忙跑上前去开口说道:“这位先生!艾草不是这么用的!”

    正在咳嗽的中年人,闻言当即便愣了愣。随后咳了几下之后,便从屋子里走出。施了一礼开口问道:“敢问公子。为何?”

    韩信捂着口鼻。走到了火盆前,拿起火钳子捣灭了一些之后。便喘着粗气走到了外面喘息了起来。

    “憋死我了!”

    那中年人见状不由的拿起扇子来冲着他扇了扇。

    “多谢!”

    喘息了几番当缓过来之后,韩信便如实说道:“艾蒿虽然有去湿、散寒防止疫病的功效。不过也要防止其烟雾散布过度!”

    “似是这样反而是会引起反效果!”

    中年人闻言微微一怔,随后表情认真的说道:“原来如此!”

    “多谢公子!在下糜竺,糜子仲!敢问公子姓名!”

    “糜子仲?”

    韩信表情稍稍有些惊讶,望着这位明明是商人出身,不过做事却多少沾染些君子之风的糜竺。不由的抱拳说道:“在下韩信。字季然。”

    “韩信?韩公子?”

    听到了韩信的话,糜竺表情微微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前几日陈登说起的韩信就站在自己面前。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