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在摸鱼,刘备请我出山 > 第六章 雪中送炭

第六章 雪中送炭

目录

    而另一边,待到刘备听说心心念念的神医张仲景就在军营内之后。

    刘备想也不想的便带着关张二弟赶到了军营。

    而此刻,月光和灯笼光下,院子里那些病人看见刘备走了进来,纷纷坐起,向刘备致意。

    “躺下,都躺下。”刘备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带着关张二人从凉棚间穿行过去。

    只见在一间凉棚外,陈登正勾着脑袋不停的朝着里面瞧着什么。

    刘备见状不禁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元龙。张先生此人如何?”

    陈登一笑说道:“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大。”

    张飞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闷声说道:“难不成脾气比俺老张的还大?”

    下一秒房间里就传来了张仲景的咆哮声。

    “小声点!喊什么!”

    “翼德。”刘备埋怨的扫视了一眼张飞。

    后者那么高大的身子立即就缩了缩,神情显得有些尴尬。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够小声了。怎么落在旁人的耳朵里,声音还那么大。

    等了一会,逐渐的一道道药方传递到了刘备等人的手中。

    在急忙四散开来去抓药。有的没有的还需要急忙去请糜竺去抓药。

    逐渐的,城外大营内忙成了一团。

    而陈登毕竟身体不行。忙了一会之后便跟不上了。于是只能在护卫的陪伴之下,回到府中休息了起来,统领文事。

    第二天一早,当得知陈登今日并没有去城外工作之时。他不由的抚了抚头冠,去正堂拜见陈登。

    “见过兄长!”

    陈登此时正一边看着文书,一边慢慢的吃着早餐。听到了韩信的话,好几秒才后知后觉的抬起了头笑着说道:“季然弟。早啊。”

    韩信不由的笑道:“比起兄长还是晚了不少。”

    坐下之后,韩信不由的开口问道:“兄长今日为何没有去城外大营?”

    陈登不禁笑道:“你猜猜昨夜谁来了?”

    “谁?”

    “张仲景!”

    “张先生来了?”韩信微微有些惊讶:“怎么这么快?这才多久啊。张先生就到了。”

    “谁说不是呢?”陈登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把昨晚张仲景一番雷厉风行的做法说了出来。

    当得知就连刘备带着关羽张飞都在给张仲景打下手之时。韩信不由的大笑了起来。

    能让刘关张三人乖乖的打下手。曹操都做不到好吧。

    “妙啊!好一个张先生。咳咳咳……”

    陈登急忙叫喊起来:“速去叫医师!”

    韩信挥了挥手。面色泛起憋闷出来的红色,喘息了几下之后不由的笑道:“能令刘使君三兄弟打下手。”

    “估计天地之间也就张先生了吧?”

    陈登见到韩信无事。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谁说不是呢。”

    说着说着。陈登忍不住开口问道:“季然弟。你说张先生能入仕府君吗?”

    韩信闻言微微一愣。随后便思索了起来。按照时间线来讲,过不了多久张仲景便会被朝廷征召去当长沙太守。

    不过话不能这么说。于是思索了一下。韩信便开口说道:“刘使君为人弘雅,张先生为人妙手仁心!若无外人挑拨,张先生必入仕刘使君。”

    ‘外人吗?’

    陈登不禁思索了起来。

    他虽然说身体也一向不好,不过这并不代表脑子差。脑子差的人是不会孤守广陵击败孙策的。

    于是便忍不住冲着韩信开口问道:“弟今日如若无事的话。可与兄前往城外看看。毕竟那里的百姓能被救也有你一份功劳。”

    韩信知晓陈登这是想趁机把自己介绍给刘备。于是便笑着摇摇头。婉拒了下来。

    “算了兄长。小弟我这副身体,真的能去那种地方吗?”

    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

    陈登无奈只得不提这事情。

    双方聊了一会之后,陈登饭都没有吃完,公文已经批改完毕了。便急匆匆的朝着府外走去。

    韩信便在这时,忍不住说道:“兄长。”

    “嗯?”陈登有些疑惑的转过了身。莫不是韩信改变了注意?

    韩信凝视着陈登,忍不住说道:“兄长。这世上有一种人见不得人好。只会趁机落井下石。可不会雪中送炭。”

    “辅佐刘使君的时候可要小心为上啊!”

    说罢便紧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一个字。

    陈登闻言内心疑惑。不过依旧是笑道:“为兄知晓了。”

    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当然,具体的陈登是否明白自己的话。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韩信肯定的是,这个时候曹某人甚至是天下间的诸侯们,都不想要见到徐州这么大的地盘交付到刘备的手中!

    城外大营内。

    整整一夜都没有睡!张仲景一会更改药方,一会又挨个为得病的百姓们诊治并且把其病症又分为了几类。

    看的就是关羽和张飞这样的人物,都不得不佩服。

    一直忙了一晚上再加一個正午。

    刘备用清凉的水刚刚激了激脸提提精神时,一旁的屋门打开了。只见挎着药箱的张仲景走了出来。

    刘备站在一旁。眼见张仲景走出来之后。里面迎上前去说道:“张先生辛苦了。”

    “你是……”张仲景不禁眯了眯眼睛望着刘备。

    刘备闻言急忙施礼。言辞恭敬的说道:“在下刘备字玄德。”

    “原来是刘使君。”张仲景揖了一礼。他一路走来虽然说徐州的情况不是多么好。不过刘备也算是老老实实的干活做事了。

    “张先生实乃仁善之人!请受备一拜!”

    说罢便恭恭敬敬的带着关羽和张飞行礼。

    张仲景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你知道我来?”

    刘备摇摇头说道:“非是备知。只不过前些日子韩信,韩季然公子曾书信南阳。今日先生到了,实乃徐州幸事!”

    “韩季然是吧。”张仲景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缓缓的说道:“正巧在半路治疗倒地的百姓们之时,碰到了。”

    “在加上前番曹军肆虐致使天下皆知!顺道就过来了。”

    “刘使君,你这的病人只要按照我的方子,接下来都会无大碍了。既然如此,我也要赶回去了。”

    刘备连忙说道:“在下的事无关紧要。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张先生见谅。”

    张仲景说道:“你是想叫我留在徐州?”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