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在摸鱼,刘备请我出山 > 第十六章 糜竺请韩信

第十六章 糜竺请韩信

目录

    不过他今日的好运似乎也就此用完了。

    坐在那又待了一个多时辰,天空逐渐黯淡了下来。

    韩信见状只得扛起家伙朝着城内走去。

    只不过天空不作美,还没等他走出两里地。大雨便倾盆而下!

    “我靠!呀呀呀!啊呀呀呀!”

    韩信发誓,他人生之中第一次跑的那么快。一溜烟就窜到了城门楼子处。

    “这鬼天气。”站在城墙之下,韩信不由的开始拧着衣服上的雨水。

    “冬天没过去你给我下大雨是吧!”

    守城的士卒们早在冬季的时候就见过韩信好多次了。不禁笑着说道:“韩主簿。今天又要做什么好吃的啊?”

    平日里韩信对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士兵都有说有笑的,丝毫没有这年头读书人的架子。

    这也叫士卒们也乐的和对方说话!

    “嗨!别提了。”

    站在城门之下,望着大白天都开始下起的雷暴雨。不禁挠了挠头说道:“本想晚上烤鱼加炖鱼汤的。”

    “结果天公不作美啊!”

    “哈哈!”

    聊了一会之后,只见两名名身穿蓑衣的士卒,小腿处的裤子也挽了起来推着一车的蓑衣走了过来。

    “来来来!都穿上!雨下大了。”

    随后望着韩信,士卒不由的把蓑衣递了过去。

    “韩主簿。给你!”

    韩信没有接过蓑衣不禁笑道:“军用的,合适吗?”

    “一件蓑衣算什么!”

    士卒不禁笑道:“您平日里处理营中的钱粮,使得我们这些士卒也已经鲜有挨张将军鞭子的了!”

    “拿着吧!”

    “哦。你们原来是三将军麾下的啊?”

    韩信闻言不禁思索了起来:“等回来我见到了三将军就劝劝他。”

    “动不动打人可不好!”

    的确不好。张飞这么大能耐的将军,没马革裹尸,亦或者说是安度晚年。

    竟然死的那么奇葩,韩信在下邳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张飞算是除了陈登之外,和他关系最好得了。

    怎么样韩信都不想见到对方身首异处!

    听到这话,周遭的士卒们闻言顿时一喜。随后急忙拜谢。

    穿上了蓑衣,韩信把鱼留给了士卒们之后。便摆了摆手离开了。

    这下子好了。又没饭吃了。想了想,韩信觉得自己还是去陈登家里混一顿饭吧。

    敲了敲大门。当门房看到是韩信之后,便急忙把韩信引领了进去。

    “韩公子。”

    福伯得知韩信拜访之后,也急忙走出。

    “见过韩公子。”

    “福伯。元龙兄呢?”

    福伯不禁笑道:“老爷正在招待麋子仲!”

    “那感情好啊。”

    韩信闻言当即就笑出了声,“我韩某人正好混一顿饭!”

    福伯笑道:“韩公子请!”

    后庭花园处,陈登正满脸笑容的冲着糜竺努了努嘴示意。

    “子仲你瞧。混饭的来了。”

    糜竺闻言转过身望去,随后便站起了身,笑着说道:“季然。怎么有兴趣来了?”

    “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能吃能喝的。”

    福伯当听说韩信到访之后,便已然提前命人备好了酒菜。

    “话说季然弟。”

    陈登饶有兴趣的望着穿着蓑衣,里面很明显是被雨浸湿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去做什么了?”

    “别提了。”

    喝了口热酒,韩信开口说道:“本来想要今晚加餐犒劳一下自己的。”

    “老天爷不作美,就变成这样了。”

    陈登问道:“所以。鱼呢?可是好久没有尝到你的手艺了。”

    糜竺不由的笑道:“在下就从未尝过。”

    “送士卒了啊?”

    陈登闻言愣了愣:“你给士卒做什么?”

    “这不给我蓑衣了?”

    韩信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陈登与糜竺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便笑着摇起了头。

    三人很快便推杯换盏了起来。

    陈登开口说道:“正巧。子仲有意在城内开一家店铺。”

    “季然你既然不想待在府衙办公。要不然就去子仲那里帮厨吧?”

    “啊?”韩信闻言愣了愣,随后不由的开口说道:“你们叫我当大厨的价格可是很贵的?”

    韩信觉得自己的厨艺就是再差,在现如今这个地方,估计也没几个人能比的上了。

    这要是到糜竺那里去帮厨,那不得赚翻了。

    糜竺闻言笑着说道:“钱到没有问题。不过……”

    “在下可需要验证一下韩大厨的厨艺是不是真的高超啊?”

    “呵呵呵。”

    韩信笑着摇了摇头:“想吃就直说。算了……”

    “今日好歹是来混饭的。我就随便来点吧。”

    陈登眼睛瞬间一亮,随后便叫福伯带着府中的下人配合对方下厨。

    大概有半个时辰左右,一道简洁版本的口水鸡便做好了。

    陈登与糜竺二人颇为好奇的望着面前从未见过的饭食,好奇的问了起来。

    “你这是……鸡吧?”

    瞬间双眼就翻白,韩信忍不住开口说道:“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很明显,这俩一千八百多年前的古人不明白韩信刚才说的是什么梗。

    于是也只是愣了愣便不再多问。

    而当俩人下了筷子之后,便顿时赞不绝口了起来。

    “好!”

    糜竺脸上都乐开了花,不禁笑道:“敢问让韩大厨掌勺需要多少钱啊?”

    他这不但是试探,还真的动了心思。不论是艾团也好,火锅与猪蹄也罢。

    自己如果能干好的话,又将增添一门产业!

    “我这种级别的……”韩信思索了一番,“少说得两三万钱吧?”

    “哈哈哈!”

    糜竺闻言大笑了起来,他资产何止亿万,并且还有仆人和食客上万人!

    家产如此丰厚的他又怎么能在乎小小的两三万钱。

    权当是帮助刘备交好韩信了。

    “好!那么你我二人可在元龙的面前做君子协定了!”

    望着糜竺大笑的表情,韩信突然有那么一些后悔了。

    毕竟这家伙家里有钱到就剩下有钱了。自己多要一些也没事。

    “唉。”

    想到这,韩信不由低头叹息了起来。

    “我突然有一些要价低的感觉了。”

    陈登笑着摇了摇头:“那没办法。伱自己选的。”

    说完便举起了酒卮。

    “来吧来吧。庆贺你总算找了一份,比批改公务更加适合的事情。当大厨!”

    陈登冲着糜竺笑着说道:“子仲!开业那天,我一定通知府君他们一起去庆贺的。”

    “到时候,瞬间尝一尝季然的手艺!”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哈哈哈!”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