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在摸鱼,刘备请我出山 > 第二章 韩信与陈登与灾乱

第二章 韩信与陈登与灾乱

目录

    (已经签约了。)

    韩信闻言沉默了起来。虽然说不敢掺和乱世,并且双手没有缚鸡之力。

    不过陈登对自己那么好,投桃报李的,自己怎么也要想办法帮对方一把!要不然也太不是东西了。

    想了想,韩信便命人取过纸笔,自己写了一封信。交由管家的手中。

    让其想办法把信交付到南阳张氏家族的手中。

    南阳张家。和韩家一样同属南阳的大族。只不过他们家倒霉就倒霉在遇到了瘟疫。

    不过或许是上天没有绝人之路。

    南阳张氏在这种被瘟疫祸害的情况之下,愣是出现了一个在医学界承上启下的牛人。

    那位就是南阳张氏的张仲景。

    韩信是南阳韩家,与同为大族的张氏本就有不少的交集。

    现如今也就只有对方能有办法,并且自己也就只有知道张仲景的下落了。

    至于其余的诸如华佗与董奉这样的名医。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找不到,就是压根还没生下来。

    当看到韩信表情极为郑重其事的样子。管家也没有多问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屋子。

    “唉。”

    扶额叹息了一下。韩信想了想,便站起身朝着城外走去。

    十几里地虽然说不多,不过前番挨了曹军一箭的韩信本就身体羸弱,刚刚走出城没几里地,便站在原地喘息了起来。

    并且伤口也在不停的发痒。也不敢挠,生怕挠破肋下的伤口,韩信伸出手稍稍锤了锤。

    不时的,能看到有百姓三三两两的从外地赶回徐州。

    人人面色蜡黄,一副饱受风霜的样子。

    乱世人命不如狗。谁也无法保证自己第二天是否还活着。

    心下极为悲伤,本想救济一下这些百姓。可是身上连枚铜子都没有。于是便忍住悲伤,低头继续朝着城外军营走去。

    此时,不时的见有士卒推着装有病死尸体的推车朝着林子走去。

    并且看样子正打算朝着小河里扔。

    韩信见状急忙喊道:“且慢!”

    几名士卒闻言愣了愣,随后扭过头望去。

    只见一面色苍白的青年,一边喘息着,一边自坡上急忙跑下说道:“尸体不能这么处置!”

    几名士卒闻言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谁也不知道嗑瓜子,怎么磕出来这么一头蒜。于是便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位公子。不这么处置,你说该怎么做?”

    “即是瘟疫。就应该焚烧尸首。以防瘟疫散播,致使更多的无辜百姓受害!”

    “啊!”

    面前的几名士卒闻言忍不住说道:“这位公子。你说焚烧尸首,先不说我等是否愿意。你说这话的时候,能否考虑一下人家家属是否愿意保留不保留全尸?”

    韩信闻言不禁叹息了起来:“是我孟浪了。”

    “敢问陈元龙校尉是否在营中?”

    “哦?”

    听到了这话,面前的几名士卒表情倒是极为认真的打量着韩信。态度瞬间便恭敬的许多。抱拳说道:“敢问公子姓名?”

    “在下韩信。乃是陈校尉朋友。”

    韩信有样学样的抱拳问道:“敢问陈校尉是否在营中?”

    “在。”

    “即是如此,劳烦几位朋友进营中通报一下韩信到了。在下有话要告诉陈校尉。”

    眼见韩信并没有作假。几名士卒商议了一下,一人先跑回去,其余几人再此陪着韩信。

    很快,当得知韩信阻止士卒把尸体扔向流水之后。陈登便骑上马急匆匆的离开了军营。

    “季然弟!”

    “元龙兄!”

    韩信急忙上前,陈登勒马,颇为疑惑的问道:“弟为何如此啊?”

    “兄长明鉴。”韩信抱拳说道:“曹贼猖獗,前番屠戮州郡。把数十万尸首扔进泗水河。”

    “这便是徐州境内瘟疫猖獗的缘由之一。”

    伸手指着面前不时还有尸体自河上流顺流而下的尸首。韩信忍不住说道:“泗水自鲁地西流会洙水、荷水经兖州南流至彭城!”

    “沿途之上腐坏的尸首,不知道要使得多少土地,以及沿河生活的百姓受到瘟疫折磨!”

    “如若今日在把尸首扔进河中顺流而下,或许看似是节省的人力。不过……”

    韩信表情沉重的说道:“若是照此发展下去。不知道要有多少的百姓染上瘟疫!”

    “哎呀!”

    陈登闻言瞬间满脸的悔恨。急忙命令身边的士卒急忙去把河中可以看到的尸体拉到岸上。

    陈登抚了抚头冠,冲着韩信施了一礼。

    “若不是贤弟之言。陈登便是万死也对不起徐州万千百姓!”

    韩信急忙回礼,“不敢!”

    古时候莫说是医学条件了,就是识字率都没有几个。陈登也并不是故意为之。情况还是有可以改善的时间。

    凝视着面前尸首,陈登不由的开口说道:“那这些尸首,贤弟看该如何?”

    “烧!”

    “烧?!”陈登表情一惊。

    “没错!烧!”韩信表情认真的说道:“烧完之后,深埋于地底!”

    “并且从今起不论是营中,还是城中点燃艾蒿或许可做到防范的效果!”

    相传,武王身边有一位名医叫萧艾。有一天,他泻痢多日后卧倒于军帐中,为了医治病情危急的将士,他带病出诊,却不小心被驱蚊的野草火堆绊了一跤,被火烧伤。但当他给将士诊治时,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病痛痊愈了,而身上却多了好几处伤痕。

    于是他突发奇想,用无名野草点火烧灼病患身体的相应位置,凡是被烧灼过的将士病情都好转了,武王大赞萧艾,萧艾不敢居功,答日:“此乃野草之功。”

    武王宣告全军:“野草本无名,从今以萧艾、艾蒿之名名之。”

    在他那个时候,家里便经常点燃一小块艾灸防御流感。

    而在一千八百多年前这个人均识字率不到半个,且什么物资都极度匮乏的年代,艾蒿更是最为普遍的手段!

    陈登闻言低头沉吟了一下,很快便严肃的说道:“好。我这就去禀告府君!”

    说罢。一边命令士卒就地焚烧尸首,把骨灰埋于坑中。一边还命士卒护着韩信离开。

    对方身体毕竟不好,城外大营瘟疫肆虐,怎么都不能让韩信多待。

    而韩信自然理解陈登心里所想。内心颇为的感动。

    当回到营中,把方法通报全营之后。陈登便马不停蹄的策马带着护卫朝着城内奔去。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