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4.她,是当年的猪苗代湖

4.她,是当年的猪苗代湖

目录

    傍晚,所有的事物都套上了一层朦胧的橘色,夕阳宛如浸泡在糖水罐头里,逐渐沉没在沉沉暮霭下。

    清源晓海走出门,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街道一路走。

    这个地方,是自己出生,并且生活到国一的会津若市郊外。

    即使这里不算得上是超级乡下,但周围尽是农田,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娱乐,去会津若市也需要坐二十分钟的电车。

    父亲对自己的管教很宽松,当别家孩子在被教导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的时候,清源晓海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做决定。

    去祭典、去朋友家过夜、去不认识的地方冒险、去抓水蜘蛛和小龙虾......

    远方飘来焚烧野草的味道,清源晓海却丝毫不嫌弃地吸了一口,掺杂在其中的水田气息,逐渐渗透到每个细胞。

    现在这里依旧是成群的老房子、渠内奔流不息的流水,小神社和公园。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走到了一家百货商店前。

    商店的门是用遮阳帘子挡住的,清源晓海正掀开进去的动作进行到一半时,目光就被迎面走出的少女俘获了。

    她的刘海整齐地拾缀在眉毛附近,店内日光灯的光线透过雪白的肌肤,将那樱色的小嘴彷如点缀成珍珠。

    少女穿着一袭白色连衣束腰裙,黝黑的发丝间,系着小巧的桔子发夹。

    她身材纤细,双腿修长,胸部似初绽的花蕾,是宛如溜进商店的春日蓝天。

    当她注意到清源晓海的时候,猛然睁大了澄澈灵巧的双眸,整个人都愣住了。

    时间彷如陷入了停滞。

    清源晓海终于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脸颊羞的有些发烫。

    “你是三枝摇月?”

    “是,你是......”少女的表情明显地舒缓下来,故作思考一番盯着他说,“你是清源海,我们小时候见过。”

    “是晓海。”

    清源晓海有些心虚地笑了笑。

    自己和她不仅仅是认识的关系,两人在小六时,是处了几个月的男女朋友关系。

    和三枝摇月交往的理由很简单——

    她从小就很文静漂亮,天资聪慧且富有胆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为过于梦幻,几乎所有男孩子都会对她投以爱慕的眼光。

    不过那已经是小六的事情了,两人上课的时候纸条确定了关系,最后隐瞒着所有人,包括冬雪砚春在偷偷交往。

    而现在,三枝摇月出落得惊人般的美丽,即便是老旧的百货商店也好,仅仅因为她的存在,也仿佛是在干涸的土地上生长出了一朵木莲花般的华丽。

    “我听冬雪说了,你今天回来。”

    三枝摇月的双眸内逐渐混入一丝冷静的神色,她如同美丽的夜色,正朝自己席卷而来。

    少女身上散发着的香甜气味,裙下隐约可见的白皙双腿,让清源晓海下意识地抬起手抹去额头上冒出的热汗。

    仿佛回到当年的校园夏日,空中飘荡着迷迭香的气味,鸟与蝉的鸣叫混在枝叶随风摇摆的摩挲声中。

    树下的她,文静的像磐梯山里酣息的猪苗代湖。

    “嗯,下午刚到的。”清源晓海说。

    退一万步,自己现在和三枝摇月的关系也很是微妙,因为自己当时太过羞涩,在松本市甚至不敢和她联系。

    ——奇怪了,我当时除了好看和学习好外再无优点,她是怎么样看上我的?

    怀着对自身的猜疑,清源晓海之后的三年没有和她联系,唯恐被说一句「我当时还小,瞎了眼,请不要再联系我」。

    现在,面对这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邂逅,让人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好、好久不见,你过得还好吗?”清源晓海尽可能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三枝摇月抬起纤白的手指撩拨着黑色长发,摆出一副莫不在乎的表情。

    “你要是觉得寒暄就能让一个把你甩掉的女生回心转意的话,那你可大错特错了。”

    “......?”

    清源晓海的鼻翼都微微地抽搐了下,她黑色的乐福鞋沐浴在灯光下,微微反光。

    他浮现出僵硬的笑容:

    “我什么时候被你甩了?”

    三枝摇月的手摩挲着下巴,认真思考道:

    “你去松本的当天。”

    “......”

    清源晓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沉默不语。

    见他没说话,面前的三枝摇月也如同女儿节上的雏偶一般安静。

    “你回来是因为渔麦?”她突然开口问。

    “......算是吧。”

    清源晓海瞥了三枝摇月一眼,她的眼眸中溢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不好意思,我先去买点东西。”他稍稍抬起手借过。

    店内并没有多少人,清源晓海不经意往后一看,发现三枝摇月也跟在他后面,顿时吓得不轻,快步走到了速食区。

    所幸她走到柜台的左侧,清源晓海在右侧挑选速冻饺子。

    买了几盒饺子,但是实惠点来说还是要买些荞麦面,能做出的种类也不少。

    他看向四周都没有荞麦面,往远了点看,发现只有三枝摇月站的地方有。

    她没买什么东西,只是提着一个已经结过账的购物袋,目光死死地盯着冰柜里躺着的食材看。

    在面对前女友和生活之间,清源晓海觉得还是生活更加重要。

    他故作一一挑选食物,慢慢地往三枝摇月身边挪动。

    等到手已经能够到荞麦面,心里想着拿了就走的时候——

    “想再靠近我之前你要想清楚了,我现在除了更加可爱和对你日益加深的厌恶外,什么都没变化。”

    三枝摇月清冷的话语清晰地在耳中浮现,不是很懂为什么会这样,清源晓海疑惑地把头歪了十五度角。

    “哦......哦,辛苦你。”

    ——你在想什么?但我只想买荞麦面,能不能让一让?

    他把手伸进去,拿起两包荞麦面,便快速到柜台结账。

    结完账,清源晓海掀开帘子往外走,却发现身后又传来帘子掀起的声音。

    他转过身,果不其然,三枝摇月又跟了出来,莫名其妙的心跳刺激也别有一番风味。

    ——她还想说什么?讽刺我?

    见数年不见的少年停在原地望着自己,三枝摇月也跟着顿住了,路上突然传来了小狗的汪汪声,却使得她的小脸面露难色。

    三枝摇月像是不在意般地抬起手,粉里透白的手心皮肤刻划着好几道纹路,最终视线落在短促的恋爱线上。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