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18.对本渔麦来说是地狱绘图

18.对本渔麦来说是地狱绘图

目录

    会津若松郊外,大部分的路口都没有红绿灯,汽车来到这里根本不知道减速是何物。

    所幸车辆很少。

    “谢谢你送我回来。”

    “毕竟我家就在你隔壁。”

    听着清源晓海的话,冬雪砚春张开嘴哈哈大笑,晚风从正前方侵袭而来,她倒竖七濑的头发在额头和脸颊上肆意跳动。

    她的笑容与平常无异,宛如夜色依旧未曾有变。

    “那明天见。”沙漠般宽阔的黑夜,淹没了她抬起的手。

    “嗯。”

    和冬雪砚春告别后,清源兄妹便回到了家。

    “如果要吃剩菜,哪怕还是温的,也最好把带回来的东西热一下。”清源晓海一屁股坐在玄关上脱掉鞋子。

    “七点过后不吃东西,这些我放冰箱里。”

    清源渔麦把打包盒一一放进保鲜柜里,轻轻地「pong」一声冰箱门被关上,

    “所谓的高级定制听上去很夸张,但刺绣是日常中用不到的,针线活儿这种东西,只要熟练于纽扣和衣物间就可以。”

    “这种东西——?”

    “就是可有可无。”

    清源渔麦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清源晓海的脑海中却浮现出冬雪砚春笑着和自己谈论刺绣的话——

    “刺绣可是一种时尚!还是浪漫的法国巴黎时尚!不过我手不巧,再加上是自学水平一直很低,甚至连基础的链条绣都弄不好。”

    “那什么时候开始的?”

    “国一年。”

    “为什么那时候想学刺绣呢?”

    “大概是出于转移注意力的想法吧,同时不想让家人知道,我就经常在兰子姐那边做。”

    虽然不是很懂冬雪砚春这番话中的个中真意,可是听起来却莫名悲伤,清源晓海的脑海中浮现出冬雪阿姨变成了一个稻草人的场景。

    清源晓海把鞋子放好,站在沙发后看着她双手捧着手机,纤细的手指不停地在上面点来点去,划来划去。

    “你明明有其他事可以做的。”她微微皱起眉头。

    而清源晓海只是浅浅地咧开嘴角,表情柔和地说:“渔麦,你以后想做什么?”

    她忽然缄默无声,彷如时间都陷入了无声的缝隙中,唯有冰箱制冷的声音在此刻逃脱。

    “我还不知道,与其说想做,不如说想赶紧高中毕业。”清源渔麦小小的头看向窗外。

    “毕业去上班吗?”

    “不是,我只是不想失去选择的自由。”

    清源晓海对她这句话似懂非懂,于是问道:“那不是很快吗?你已经十三了。”

    他的话如同是一双黏糊糊的大手,惹得清源渔麦浑身都显得不自在:

    “你说得倒是简单,能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接着,她瑟缩着身子躺在沙发上,默默看着手机。

    “不要躺着看手机喔。”

    然而清源晓海只是像社交辞令般无意识地多嘴一句,却让清源渔麦感觉到后脑勺和背部传来黏糊糊湿漉漉的感觉。

    “真是奇怪,大部分的人经常说「你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明明自己也在做「不能做的事情」,还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真让我讨厌。”

    她的牢骚飞入耳中,让清源晓海顿时哑口无言,自己总算明白,为什么三枝摇月说渔麦和她挺合得来。

    刚想说「行吧,早点睡」,却突然发现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她的吐槽。

    于是清源晓海索性什么都不说,径直上楼。

    洗完澡,打开笔记本电脑,呆呆地坐着,不靠窗的椅子洋溢着暖色调的灯光,但清源晓海丝毫不觉得此时的自己冷酷的像教父。

    “我的水什么时候能煮开呢?”清源晓海轻声埋怨,与此同时,手机传来了消息。

    打开一看,是御法编辑发来的消息。

    御法编辑:「写好了吗?」

    清源晓海:「快了。」

    发出的片刻,一股无以形容的羞愧感涌上心头,明明一个字都没写,甚至念头都没有,可竟然还能这么自然地发送出去。

    御法编辑:「你该不会什么都没写吧?」

    清源晓海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紧张顿时到达了顶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心脏附近的位置,像有一只刺猬在不停地发颤。

    清源晓海:「抱歉,我还没有头绪。」

    御法编辑:「菜!」

    看着上面简简单单的字,清源晓海沉默了,这家伙哪怕现在发语音过来痛骂,自己恐怕也不敢还口。

    清源晓海:「我很想写出现在大家爱看的恋爱喜剧,但我无法在那些小说里得到满足」

    御法编辑:「可我认为太过认真的作品是卖不出去的,也就是说,你这种人还是当今的少数派」

    清源晓海:「对不起,让我再想想」

    御法编辑:「我认为你写的小说,会更加适合浪潮书屋」

    他说的‘浪潮书屋’清源晓海闻所未闻。

    清源晓海:「那是什么?」

    御法编辑:「我们出版社面向全国书店进行实体输出的子文库,总之,我认为你的作品在青年群体内会更加合适,因为,啧,实在是太浓了」

    他和之前一样,再一次表达了‘很浓’,让清源晓海一时间琢磨不定到底是不是夸奖。

    御法编辑:「下月初浪潮书屋有‘潮涌’短篇征文,如果你写出了新书,就通过邮箱发过来给我看看吧,我很期待你的出道」

    至此屏幕上就没了新的消息,清源晓海还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反复思索着御法编辑说的东西。

    这时,他又杀了一个回马枪——

    「她没有拍av,我的梦碎了」

    这家伙是为了说这个,才又发送的吗.......

    就在清源晓海准备登入「浪潮书屋」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你澡洗了吗?”

    他吓了一跳,当看见清源渔麦正笔直地望向屏幕的时候,再怎么说他还是愣住了。

    ——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屏幕的萤光映照着她的脸颊,皮肤白到会让人感到诧异,清源晓海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大概是看到了那孩子的瞳孔里透出的不同寻常的愉悦。

    “你在做什么?”她问道。

    “我在写小说。”

    过了一会儿。

    “是吗?加油,如果你还没洗澡,那我先洗。”

    两人的对话短短几行便草草结束。

    清源晓海困惑地皱起眉头,他记得渔麦说过,光加油而无实际性帮助的话说了只会惹人烦躁。

    ◇

    幼儿园组织的游园会上,五六岁的孩子们被老师们调教好,在台面上给各位领导演奏了《小星星》。

    台下穿着淡白色衣裙的母亲正和周围的阿姨们炫耀——

    “看看看!站在中间的那个小星星是我女儿哦!”

    “哇,长的超可爱!”

    “哈哈,那一副超级嫌弃的表情!好可爱!”

    穿着蓝色礼服,拿着小摇铃的清源渔麦在星星海里左右摇摆,但脸上所谓超级嫌弃的表情,在大人的眼中也只是她可爱的资本。

    周围的孩子大摇大摆地挥舞着铃铛,摆出了各种得意洋洋的姿势,惹得台下的大人们一阵哄笑和鼓掌。

    清源渔麦百无聊赖地做着相同的动作,但即便如此,观众席上依旧爆发出阵阵高亢的欢呼声。

    ——为什么我只有六岁,却要被大人们组织起来给他们表演呢?他们自己不会跳《小星星》吗?

    身边同类的脸,笑红到像母亲早上不小心打翻的番茄酱,甜到发酸。

    ——不知道有什么好开心的,大人在拿你们寻开心,你们甚至对此感到乐趣十足。

    就在愈发扑朔迷离的心境和铃铛声中,清源渔麦意识到了自己与众不同,有此等见识将来说不定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和同龄人所产生的淡漠违和感,于此萌生。

    ——同龄人过于庸俗,本渔麦只觉得他们吵闹。

    时间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大四读完的三月份,本渔麦出去找工作了。

    自己就像一名迅捷的猎豹,威风凛凛地凝望着黄昏中的热带草原!

    但是突然,自己又回到了会津若松,还当了一名朴实本分的农民,偶尔还要搭乘很久的公交车,跳进猪苗代湖里抓光溜溜的鱼。

    ——我真的想哭,我都被妈妈取名‘渔麦’了,又是捕鱼又是下麦田的,可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去大都市过好日子呢?

    突然,一本很大的书从猪苗代湖的深处,像远古遗迹一样出现了!

    它把本渔麦依托起来,跳出了水面,从边边角角流淌下的水流,就像串连起的小颗钻石,夺目闪耀。

    「平台」上有好多蹦蹦跳跳的大鱼,作为农民的本渔麦开心到不得了,当准备道谢时,却发现「平台」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浪潮书屋!」

    “嘶——!”

    清源渔麦猛然睁开眼睛,立即从睡梦中苏醒让大脑过于刺激,那鬼一样的梦境不停地在脑海里复苏。

    她抬起手扶着额头,这个梦境就像是一坨黏稠的糯米糊在大脑表层,自己竟然觉得还挺有可能发生,真有迷一般的韵味所在。

    “地狱绘图。”

    她深深长舒了一口气,直到下床的一段时间,她都觉得自己走路在飘。

    卫生间里并没有多余的化妆品,只有一瓶洗面奶。

    清源渔麦刷好牙,回到房间换上蓝白相间的水手服,拉上裙子的拉链,再穿上黑色的短袜。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