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19.我一个人生活

19.我一个人生活

目录

    “距离考试没多少时间了,一定要让学生们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虽然只是五月!但这次联考我校一定要拔得头筹!”

    “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各位老师都想把我们学校的名气打出去吧?”

    “哎,想当年这里的学生只有十多个,现在回头看看,我校真是太厉害了。”

    北原栞的视线瞥向在办公室里鼓舞士气的教导主任,薄薄眼镜下的眼眸眨了好几次。

    刚进这所学校时,北原栞的目标是「好好赚钱」,这个目的在入职后就已经达到了。

    可是校领导们并不以此为满足,大家都朝着另一个目标,也就是成为会津若松知名国中的目标而努力进发。

    ——真是好笑,有我这样普通大学毕业的实习老师在,这里真的可以成为会津若松的知名国中?

    “北原老师,这次全靠你们班了。”教导主任突然投来视线,眼神中的期待莫名沉重。

    北原栞的脸上挤出笑容,挺直腰板说道:“只要有渔麦在,我想没有问题。”

    “啊!对嘛,优秀的学生都会聚集在优秀的老师身边,而优秀的老师会聚集在优秀的学校里!”教导主任再一次畅快大笑。

    他对学校未来的那股绝对自信,北原栞除了佩服以外,没有别的感想。

    北原栞看向办公室的门口,她和班长说了把作业收到办公室,但是现在连人影都没有。

    就在此时,几名女生急急忙忙地跑到办公室,对着北原栞大喊:

    “北原老师!渔麦!渔麦她和别人吵起来了——!”

    北原栞原本矜持的小脸蛋顿时变了色,在她眼里,十三岁的清源渔麦在学校里是个例外。

    这个小女孩我行我素,拒不参加任何班级表演,说话的语气就像上了年纪的老教授。

    这导致学校里根本没人想和她交朋友,即便有这个例外,也会被清源渔麦三言两语劝退。

    最让她担忧的是,平日中视同学为草芥的清源渔麦,一旦生气,睚眦必报。

    而清源渔麦又成绩优异,学校基本都随了她的意,凡是出了矛盾,庇护的光都会下意识地朝她身上倾斜。

    北原栞整个人如坐针毡,矮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叩叩」的摩擦声响,火急火燎地往班级走去。

    来到教室,四周一片喧哗扰攘,路过的学生都一脸狐疑和幸灾乐祸地看向室内。

    清源渔麦的手里揣着一本小人画,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一个坐在位子上的男生。

    “做这种事情很有趣吗?”她的个子娇小,但声音却不显得懦弱。

    那男生却不以为然地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臂笑着说:

    “啊?我觉得很有趣啊,大家也觉得很有趣,都笑得很开心,对吧大家?”

    然而这一刻,就连男生都没有出声应和,只是默默看着事态发展,这让那个男生顿时绷起了脸,嘀咕了句「胆小鬼」。

    “可为什么要做出有损自己人格的事情?”

    “什么叫有损人格?大家都很开心,那就不是有损人格。”

    “算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是为了什么才画这些的?”

    “因为我很开心啊。”

    “除了满足自己,其实也没什么目的是吧。”清源渔麦的小手死死地捏着小人图。

    “呃,那又怎么样?”

    “果然,你还太小,好好读书才重要。”

    那男生的双臂动作突然大了起来,又是抱臂又是摸后脑勺,嘴角噙拾着一抹揶揄的笑: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知道你现在很害羞,不就是把你的胸画小了点吗?喜欢大胸我给你画上——”

    那男生的话还没说完,原本面无表情的清源渔麦,突然左手摁住桌角,右手捏拳,像打游戏厅里的力量测试机一样,直接打在他的脸上。

    pong——!

    “啊——!唔——!”

    拳头直接打在男生的鼻梁上,他发出不像是惨叫的声音,当场整个人往后仰,连椅子翻滚在地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地瞠目结舌,甚至直接大声惊呼出来,气氛顿时沸腾。

    他双手捂住鼻子,在指缝间流淌出的血液分外惹眼,它并不像看上去的那般阵阵温热,在众人的眼中反而透着丝丝冰凉。

    这下,在场的学生才发现,清源渔麦竟然一拳把他的鼻梁打断了。

    “我、我、我流血了——!啊啊啊啊——!呜呜呜!”

    那男生躺在地上左右打滚,眼泪已经在眼眶内打转,他趴在地上开始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这时,一个男生激动地在走廊上对着身边的同学说:

    “看吧!我都说了她揍人很痛的!不是我脆弱!”

    看着眼前满溢的鲜血,清源渔麦的手心渗出一层薄薄的热汗,喉咙深处涌出的声音有些尖锐:

    “我不会让你再以其他人为笑柄了,明明是个男生,却净干些没出息的事情!”

    这句话顿时引起不少女生们的认同——

    「对!」「真的很恶心」「他们还以为很有意思」等词汇一一涌现,宛如涨潮时终于卧出沙土的猫眼螺。

    和他关系比较好的男生们终于凑了上来,急忙看对方的伤势。

    “喂!你有病吧!都流血了!快给佐藤道歉!”

    “你不就算成绩好点吗?给你得意的?”

    “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她爸妈都觉得她多余,没人要的东西会有家教?”

    “怎么可能啊——!”

    突然,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没忍住喊了出来,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

    “你们知道渔麦有多努力吗?你们知道她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过日子的吗?你们这群蠢蛋怎么会知道渔麦的厉害!”

    那些男生都不由自主地愣住了,脸色涨红地想要反驳时,北原栞走了进来。

    “行了,你们送他去医务室。”

    见班主任过来,那几个男生只好搀扶着被揍的男生离开。

    “渔麦,你明明有更好的处理方法的。”北原栞一脸忧心地说。

    清源渔麦吊起眉梢,紧盯着她的视线内透露着强韧,澄澈无比的涟漪下,反而显得更加悲戚。

    “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受千夫所指我也要这么做,如果我没有这样的觉悟,我的人生只会愈发复杂。”

    北原栞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那声音强而有力的同时却又无比纤细,一想到这种声音是出自十三岁女孩的身体,她便深深地感到不可思议。

    “可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人际关系,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

    宛如风吹木笛的声音从清源渔麦的喉咙里传出,北原栞很少见她一口气哽在咽喉的模样。

    只见清源渔麦用力咬紧下唇,仿佛在忍耐着什么,最后小嘴张开说:

    “如果你不是站在我的角度思考,那我对你无话可说。”

    她的话宛如寒冷的冰锥刺进心脏,北原栞反复地眨眼,感觉自己的指尖倏地变得冰凉、紧绷。

    哪怕周围的女生时不时地说出「好酷」,可这只会让北原栞感觉大脑被喷了好几层的油漆。

    北原栞看了清源渔麦一眼,缓缓地开口说:

    “今天放学让你的监护人过来。”

    “我没有监护人,我一个人生活。”

    教室和走廊充斥着异样的寂静,就连来赶走看热闹学生的老师们,也都捏着一把冷汗,静观事态的发展。

    北原栞的视线往下移,她的手背红红的,看起来好痛,地面上还残留着怵目惊心的暗红色。

    “渔麦,我之前听你父亲说你哥哥回来了,如果他方便的话,请让他放学时来一趟。”

    北原栞的语气里充满了宽慰的味道,仿佛在说给三岁小孩听。

    单刀直入的话让清源渔麦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她的指尖掐进手心的肉里,松开时留下弯月牙的痕迹,「不甘心」的情绪从全身溢出。

    “行了,大家都回去准备上课了!联考的内容都掌握了吗!”外面有老师突然大声呼喊,围观的学生们一哄而散。

    班级上的学生都陆续回到原位,但所有人几乎都有些心浮气躁地瞥向清源渔麦。

    北原栞瞄了一眼重新坐回位置上的清源渔麦,她眼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即便距离如此之近,她也不明白这个女孩的心里在想什么,甚至想知道自己在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眸里是什么模样。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