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11.稻草人,插在街道上(二合一)

11.稻草人,插在街道上(二合一)

目录

    三枝摇月的家,比周围的房子都要大上一圈,还有一个打理得十分精致的庭院。

    其中姹紫嫣红的花朵尽情盛放,角落里还放着一架单人秋千。

    天空的云就像画中画一般无限延伸,清源晓海在极度紧张中,按下了门铃。

    门马上就被打开了,就在心里祈祷的是其他人的时候,宛如纯白花儿一般的三枝摇月出现在眼前。

    她穿着西式的高中制服,白色的衬衫极为衬托身材,浅褐色百褶裙下,探出的是白皙修长的双腿。

    “你来做什么?”

    她那澄澈冷静的嗓音,光是听着就足以令人脸红心跳。

    清新的风摇曳着路边的茂密枝叶,交错的树枝,在柏油路上留下一地斑驳光影。

    清源晓海背负着崭新的阳光,在一片素洁的世界下,仿佛他已经把车开进了天使深邃的眼眸里。

    “那个,这里已经没有水手服了?”他轻轻笑着。

    心情就像碳酸汽水掺和着柠檬汁,咕噜咕噜地冒着酸泡。

    西式制服很合她的身体,衬衫领口的蝴蝶结打的整齐,隔着布料也能看出胸前的微微起伏。

    她的小脸虽然还残留着孩子的稚气,但也确实往大人的世界靠近了。

    三枝摇月的表情依旧文风不动,从唇缝间露出雪白的牙齿。

    “去年基本都换了。”

    “哦,了解,那国中呢。”

    “这难道不应该回去问你妹妹?你怎么了?比在百货商店还要紧张?”她直白地开口问道,“是我给你压力了吗?”

    清源晓海露出极为爽朗的笑容,耸了耸肩说:“应该是吧。”

    三枝摇月纤长的睫毛上下颤动着,看着他停在路边的自动自行车,双手抱臂说:

    “你在上班?”

    “嗯,在一家书店里上班。”清源晓海拿出报纸和外勤表说,“这个麻烦你来签收,然后再这上面签一下名字。”

    三枝摇月却没有着急去拿,反而是抬起手抵着下巴,眼眸里的涟漪,好似冰破处银灿灿的那一汪水。

    “你真有一套呢。”

    她的语气中却突然充满着揶揄,让清源晓海一时间有些发愣。

    “啊?”

    “我确实没想到你会做到这个地步。”三枝摇月的嘴角轻轻勾勒出一抹笑痕,她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说道,“为了见我,你还真是处心积虑。”

    清源晓海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一时半刻反应不过来。

    他一脸惊愕地盯着眼前满是得意的三枝摇月,尽管想要反驳些什么,可是声音却卡在喉咙深处,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在说什么?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自恋了?

    然而清源晓海想认真解释的时候,少女的笑容却是赏心悦目的光景,令人不忍戳穿。

    “好吧被你发现了,摇月,其实我一直想和你重新交个朋友。”

    “怎么又是这个?”

    “什么又是这个?”

    “我记得你在百货商店的时候就和我说过了吧?”三枝摇月有些困惑地歪着头,像是在提醒一件十分普通的事。

    “但你当时拒绝了不是?”

    “可这又不像学生的月考和大人们的驾照考试一样更新?”三枝摇月轻声细语,光艳照人的黑色长发披散在她的肩膀上。

    清源晓海有些郁闷,难道这件事不应该随时更新吗?

    三枝摇月朝他射出意味深长的视线,阳光照射在她伸出的细致雪白的手指上。

    “行了,我隐隐约约能明白你有多后悔,现在把东西给我。”

    ——这家伙没头没脑地在说什么啊?

    “.....呵呵,你说得对。”

    望着她修剪地整整齐齐的粉红色指甲,清源晓海尴尬地苦笑一声。

    把报纸递出,三枝摇月迅速地在客户外勤表上签了名,哪怕是倚靠在手臂上写的,但她的名字依然工整无比。

    “可以了,你赶紧走吧,要是被我爸看见就糟了。”她只是淡淡地提醒,手旋即便握住了门把手。

    ——问题是,我就是来找你爸的啊?

    “欸,好嘞。”

    清源晓海没有过多纠缠,把任务完成就行,他看了看时间,是早上的七点十三分,完全来得及。

    不停旋转的自行车车轮切实地抓住地面,清源晓海用衬衫上臂袖子的部分,擦去流至脸颊的汗水,再掀了掀被汗水浸湿了的衬衫,往书店的方向行驶而去。

    回到书店,淅川兰子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清源晓海把外勤表挂好。。

    “放学后就给我过来。”她支支吾吾地说道,“还有,你一身汗臭。”

    “知道了。”

    清源晓海自动把后面的话屏蔽,再把书店内的窗户敞开一条缝,便离开重新坐上电车回到了家。

    本以为渔麦可能还在睡觉,但是却发现她放在鞋柜的白色拖鞋,还有玄关处的乐福鞋也已经不见了。

    清源晓海洗好澡,因为樱丘高中的制服还没拿到手,他只能先换上平日中的休闲服。

    和冬雪砚春约好一起出门,现在回想起来,清源晓海从未见过她和其他同学走在一起的模样,总是和自己一起上学、下学。

    并非她受到同学的孤立,恐怕只是全因自己顺路。

    “今天的天气是真的好。”

    走出门等了一会儿,声音从身侧传来,穿着制服的冬雪砚春正朝着他招手,裙下的健康大腿韵味十足。

    不过「今天的天气真好」这样的表达方式多少有些老土。

    “哎。”

    “不是吧,我刚来你就叹气?”冬雪砚春忍不住垂下眼帘,微微鼓起嘴的模样分外可爱。

    “话说我今年还没看见你穿水手服。”

    “你去年也没看吧......”冬雪砚春的眉梢紧锁,伸出手指说,“不对,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你也没看吧?”

    “原来如此,那你要补我四次,我很期待喔。”

    “哦!我明白了,你在玩弄我!”冬雪砚春举起握拳的手,直接捶在清源晓海的手臂上

    清源晓海往旁边撤步笑着说:“别打别打,因为没看过砚春的水手服,我真的超想看。”

    他的笑容,像树叶空隙的阳光一样,闪闪发亮。

    “我还觉得西式更好看呢。”

    “你不懂得古朴纯净之美。”

    “水手服......会古、古朴纯净?”

    “能感受得出来吧?毕竟穿上西式制服大家就变得成熟了。”

    “是吗?......”

    冬雪砚春的视线游走在自己的身体上,她第一次穿西式制服的时候可高兴了半天,裙子也好看,想着终于能把老土的水手服给脱掉了。

    “变得更色了。”清源晓海说。

    “......”冬雪砚春露出了有些困扰的笑容,“晓海你果然只对我变态呢,晚上该不会想着我的身体打手冲吧?”

    这句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清源晓海立马败下阵来,苦笑着说:“okok,冬雪小姐,您能说得再委婉一点。”

    “是你自己先的。”

    “好啦好啦,当我输了。”

    他的声音和态度,都如同那风平浪静的麦田一般沉稳。

    冬雪砚春望着清源晓海的身影,他的衣袖被风吹地微微鼓起,在他的背后,看见了一辆公交车沿着农田的平行线行驶而来。

    「我好喜欢你」「会想你」诸如此类的话,两人心知肚明的从未说过。

    隐隐约约察觉说这些话就会感到不安,可是不说却让人疲惫不堪。

    就在冬雪砚春想再多说几句话的时候——

    “砚春——!”

    这时,两人望向声音的方向,顿时僵硬住了。

    “哎呀!晓海你回来啦!”

    一个妇女留着一头如男生般的短发,穿着一件米色的连衣裙,她的背影看上去就像农田里的稻草人并无二致,可是靠近后,却是清源晓海所熟悉的脸。

    “妈.......”与此同时,冬雪砚春的声线有些颤抖地喊了一声。

    “枫怜阿姨。”清源晓海说出了口。

    冬雪枫怜笑吟吟地走过来,但是却有些令人毛骨悚然,她瘦的就像一只好久没吃饭的野猫。

    清源晓海的心跳不断加速,有些错愕地望了冬雪砚春一眼,她的小脸上覆盖着一层阴霾,像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变得深沉又阴暗。

    “晓海,回来了倒是和我说一声呀,你在外面一定过的很好吧?毕竟你父亲好像很有钱的样子,渔麦真是有一个好父亲呀,对了你现在有钱吗?阿姨我......”

    就在清源晓海有些懵的时候,冬雪砚春突然喊出声:

    “妈——!别出来丢人了!”

    她涨红着脸用力地咬紧嘴唇,自尊心就像一颗氢气球般轻盈地令人窒息,转过身握住清源晓海的手臂就要走。

    清源晓海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顿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砚春你等等啊——”

    冬雪枫怜快步走上来,突然拉住了清源晓海的另一只手说,

    “晓海,阿姨我能体谅你们,知道你家现在也挺艰难的,毕竟你爸爸好像不要你们了。”

    她的这番话可能是在很普通的阐述一件事,但是清源晓海早就没有笑出来的从容了。

    “妈!你到底又在说什么啊!”

    冬雪砚春毫不隐藏自己的愤怒,用力拍开冬雪枫怜的手,在如此近的距离,她眼眸中展露无余的愤怒深处,依稀潜藏着不安。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