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2.你也会哭着用这笔钱

2.你也会哭着用这笔钱

目录

    会津若松,美下町。

    白云宛如簇簇木莲,孕育在流动的蓝色江河中。

    往四周望去,是水面如镜的农田,街边树梢叶片下的脉络,是楚楚动人的流动绿。

    不知走了多久,道路逐渐变窄,此时,故乡已将熟悉的两层建筑临摹进光艳的景色中,飞快地呈入清源晓海的眼帘。

    两人在一栋两层复式楼房前停下脚步,庭院内没有种植任何植物,土壤也很久没有浇水。

    冬雪砚春从裙子的隐匿兜里取出钥匙。

    冰冷的转动声响起,门被打开。

    光影随着门敞开,理所当然地闯入室内,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个小小的身子蜷缩在那里。

    “渔麦?”

    冬雪砚春尽可能地轻柔叫着,本以为那个人是身体不舒服,不过其实好像是在低头看手机,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下来。

    “谁?”

    沙发上的人警惕地紧绷起身体,戒慎地转过头看向玄关的两人。

    清源晓海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个人留着和自己差不多长度的头发,小脸上依存着孩童般的稚嫩,唯独那双冷冽的双眸与实际年龄太过不符合。

    在自己的印象里,妹妹应该是又甜又柔软的。

    “等等......其实是弟弟?”

    清源晓海惊愕地望着眼前穿着体育服的人。

    “是女的啦。”冬雪砚春苦笑道,“我明白你不想初次见面太过尴尬,可在我眼里,渔麦比大多数女生还要可爱。”

    “......女弟弟?”

    “说了是女的,十三岁,上国二。”冬雪砚春叹了一口气,走到她跟前说,“渔麦,你为什么要把头发剪短呢?”

    清源渔麦却皱着眉头,拍开冬雪砚春伸来的手,不加留情地说:

    “我想剪什么样的头发和你没关系。”

    这句话顿时把冬雪砚春说的哑口无言,她确实没有任何资格说。

    她转过身对着清源晓海说:

    “我还是先回去的好,你自己可以吧?”

    “只要她是女的,就没问题。”

    “那有事电话联系。”

    “好。”

    冬雪砚春笑了笑,从小他就是一个非常可爱帅气的男孩子,就像宗教画里的小天使,水汪汪的双眼,玫瑰色般的脸蛋。

    从幼儿园开始,他就深得女孩子的欢心,经常被拉去玩过家家。

    他卡在两个「妈妈」中间,吵着给「家庭」当「爸爸」是时常有的事。

    最后,清源晓海还是当了两个甚至多个家庭的「爸爸」。

    冬雪砚春离开后,房子内只剩下清源晓海和渔麦两个人,窗外的光把客厅分成明暗两半。

    清源渔麦如同一只领地被入侵的猫,令人联想到黑曜石的双眸沐浴在光线中,视线一直落在清源晓海身上,从未离开半分,

    清源晓海故作不在意,在房子四处瞧了瞧,布局和自己小时候的相差不大,难得。

    他随意探索的动作让清源渔麦为之屏息,小小的嘴巴里有了呼吸的声音。

    “你做什么?”

    “等等我很忙。”

    “.......”

    清源渔麦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清源晓海忙上忙下。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他才回到客厅。

    “楼上右拐角的房间是我的了,还有,你要说什么?”

    清源晓海气喘吁吁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摊开双手说,

    “如果你想说,亲爱的哥哥真是不好意思,您在外地一定有很美好的生活,让您回来真是对不起就免了,都已经回来了说再多也没用。”

    清源渔麦的手指紧紧揪住裤角,浅浅而出的横沟盈满黑幕。

    “我......”她的眉角微微紧蹙,耳后又舒缓僵硬的脸部,“你父亲去哪里了?”

    清源晓海迟疑了一会儿,视线微微下垂,吸了口气,遗憾的说道:

    “死了,但我找不到尸体。”

    “你用父亲开这种玩笑?”她有些不满地挑起眉头。

    “我只是个独自在外生活的苦命家伙,可不像有父亲的孩子。”

    清源晓海耸了耸肩膀,起身走到冰箱前,发现里面一个食材都没有,甚至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恍惚间,他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敬畏心,不知何时已经冰封在厚重的冰层下了。

    “没时间买其他食材,晚饭我吃荞麦面,你想要吃什么?”

    他直接合上冰箱,改天再去处理食材。

    “都可以,但不要放花菜,我过敏。”她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

    清源渔麦投来的视线像是在看蠢货,微微皱眉说:

    “应该是我出生时起。”

    “好吧。”清源晓海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彼此间少了些称呼不太合适,“妹妹。”

    “不要那么喊我。”

    “好吧渔麦......”

    清源晓海双臂抵在沙发靠背上,尽可能地表现出和蔼,对着她露出笑容说,

    “你这是在哪里剪的头发,我打算周末也去剪。”

    “你不用刻意找话题,我们明明可以不用说话的。”清源渔麦凛然地望着他说。

    清源晓海的脸一下子拉长,随即摊开手说:

    “你说得对,安静点好,但还是直奔主题更好,我们今后一起生活,你能接受吗?”

    “我要怎么和一个没见过的亲人一起好好生活?”

    “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当然的,到头来只能努力接受。”

    清源晓海坐在沙发上,十指交错,望着她说道,

    “他是不是也给你留下了五十万,我这个人对生活的规划很严谨,如果行的话你把钱交给我,我保证这些钱会花在你身上。”

    一谈到钱,她终于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厌恶表情,瞪了清源晓海一眼。

    “不行。”

    “你这个年龄还小,对消费把持不住,不知道一个人生活要花多......”

    然而清源晓海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她颇显不耐烦地打断:

    “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花他的一分钱,等他回来时,我会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那是极为清澈透亮的宣言之声,仿佛富士山的冰雪融水轻轻地与身体融为一体,令人怀念地在心中晕染开。

    她与其他孩子的声音有着明显不同,具有压倒性的张力,但挺幼稚。

    上次听到这句话不知是什么时候,清源晓海被她的这句话说的一瞬间没来得及反应。

    说到底,清源渔麦只是个上国中的十三岁女孩,说的话却让人像是咬到了蛤蜊中的一粒海沙,有着极强的违和感。

    可是自己的大脑在此刻,却敏锐地有些多余,总觉得说这句话的她很可笑。

    从窗外射入的光线在毛绒地毯上摔碎,室内的阴影,吞噬了清源渔麦纤弱的身体。

    清源晓海有些心浮气躁地揉着眉心,脱口而出的话泛着浓浓的焦躁:

    “你可能觉得这样很酷,但到时候走投无路,你也会哭着用这笔钱。”

    似乎对此无可辩驳,清源渔麦双唇紧闭,唯独视线有些失措地飘来飘去。

    窗外,顷袭的暮色仿佛油画上侵染开的颜料,缓慢地吞噬红霞的一片绚烂。

    见她一言不发,清源晓海沉思了会儿,才双手合十喃喃开口:

    “我没有收入来源,如果你觉得我会给钱挥霍,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清源渔麦轻轻地咬住下唇,从她的齿缝间释放着一抹几不可闻,令人心焦的叹息。

    “和你没关系,你自己的钱,留着自己用就好。”

    她把怀里的抱枕放到一边,起身往楼上走去。

    清源晓海的心情很是复杂,望着她纤柔的背影,好比如是重新发现了自己那早已忘却的丑陋旧伤。

    当初自己也是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不会用这笔钱」。

    清源晓海的大脑迷迷糊糊的,她就像一条轻盈且活泼的鱼,旁若无人地闯进了风平浪静,悄无声息的大海中。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