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50.I pardon you

50.I pardon you

目录

    “渔麦,这些东西拿回家吃吧,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尽管吃就好了。”

    叶松阿姨一边说一边轻松地把甜品盒往清源渔麦的手里塞,

    “这些天你也累了,吃点甜的好好夸奖下自己吧。”

    “抱歉,我已经收下给丽奈同学教学的钱了。”

    “没事,能让我主动给你蛋糕,难道不也是你实力的一部分吗?所以你不用想太多。”

    叶松阿姨穿着一件宽松的棉质连衣裙,站在玄关处和蔼可亲地和清源渔麦聊着天。

    清源渔麦的手指勾着甜品盒,侧面是通透的,蛋糕表面撒了一层巧克力粉,上面还有几颗像巨大无比的青春痘般的小樱桃。

    “谢谢阿姨。”她微微鞠躬道,“那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

    走出叶松丽奈家,正是霞光在磐梯山间泛滥的时候。

    清源渔麦左手拎着提包,右手拎着甜品盒往车站的方向走去。

    当走到临近的一个无人小公园时,她倏然停下脚步眨了眨眼睛。

    ——我是现在去公园里把这个蛋糕吃掉,还是回家放进冰箱里呢?

    “可我现在不饿啊。”清源渔麦站在原地小声嘀咕着,“不对,我又在担心些什么?害怕他吃掉?”

    田垄间并排放置着几根等距的木棍,一根棍子上停留着一只羽翼褐色的肥鸟,到底是吃了什么玩意能像个球一样?

    那肥鸟忽然振翅飞走了,清源渔麦的视线跟随着它飞进树林里。

    “吃掉就让他赔我个更大的。”她像是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自豪,得意洋洋地扬起嘴角,“没人能在本渔麦的手下占便宜。”

    ◇

    清源渔麦掏出钥匙,打开自家的门,看见清源晓海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他听到门发出咯吱声而转过头。

    “今天回来这么早?”

    清源渔麦刻意把甜品盒放在鞋柜上,一脸平静地说:“你不也是。”

    “早下班,明天闭店休息......那是什么?你要给我提前过生日?”

    清源晓海的目光顿时被那甜品盒所吸引,不过通常包装越精致,就越要对食物的品质感到担忧。

    “......”清源渔麦不悦地皱起眉头说,“我问你,你把这个甜品盒看成了什么?”

    清源晓海有些诧异,试探性地说:

    “如果我的眼睛没骗我的话,这应该是一个......甜品盒?”

    清源渔麦叹一口气,用「肤浅」的眼神盯着他,拎起甜品盒走到冰箱前:

    “啧,只会看表面的人,真是可悲。”

    “那你说那是什么?难道它是一个伪装成甜品盒的迷你冰箱?”

    清源渔麦轻声叹气,晃了晃手里的甜品盒,微微眯着眼睛说:

    “这是依靠我的实力得到的东西,就像草原上的凶猛猎豹外出打猎时获得的战利品!”

    “至少也把自己比喻成可爱的动物吧。”

    “可爱的动物在草原上是活不下去的,我要帅气点。”

    傲慢的清源渔麦把战利品放进冰箱里,眼睛闪闪发亮,看来她对自己是名猎豹感到很高兴。

    清源晓海见她心情不错,随即开口说:“明天一起和兰子姐去逛街吧。”

    “逛街?那不是闲的没事干的女生才会做的事情?”清源渔麦困惑地看着他。

    “你难道不是女生?”

    “本渔麦日理万机,和那些家伙比起来,自从我一个人生活就注定要过得惨淡,逛街恋爱之类的东西,我根本不可能沾得上边。”

    她说的话在清源晓海的耳中怪为凄惨,但那张小脸上却并未感到一丝懊悔,甚至引以为傲。

    “可我觉得生活和娱乐是两码事。”清源晓海伸了伸懒腰说,“而且明天天气那么好,就当陪我出去吧。”

    “陪你......?我又不是你女友。”

    “你不是我妹吗?”

    “把妹妹脑补成女友出去,不是更让人恶心吗?”

    清源晓海的眉眼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了?

    “兰子姐说如果不去,今后就不给你带炸鸡吃了。”

    “那就去吧。”

    “这就答应了?!”

    “因为这件事不需要任何迟疑。”清源渔麦的眼神立刻变得锐利。

    清源晓海的手扶住额头,能说出这种话,并且不是为了耍帅而是真心如此认为的,大概只有清源渔麦这种人。

    “冰箱里的蛋糕,我能吃吗?”他说道。

    “喔,你想吃?”清源渔麦单手叉腰,脸上的表情十分潇洒,“行,我给你,ipardonyou。”

    “ipardonyou?”

    “你没看《辛特勒的名单》吗?里面的军官快要生气的时候就会这样说,咳咳,「ipardonyou~~」。”

    她刻意模仿着电影里德国军官的口吻,手势还像模像样,让清源晓海一时间哭笑不得。

    “我只是吃个蛋糕不至于。”

    “能不能往深意去想?这是一种权利,一种正义!”清源渔麦瞄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嘀咕道,“怪不得摇月姐说你看上去懂得多,实际上就是个木头脑袋。”

    ......这两人的感情真好,不过,她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说这种话的。

    话说回来,清源晓海很难想象三枝摇月说「他是个木头脑袋」的样子。

    他起身走到冰箱前,拿出蛋糕说:“市面上常见的巧克力水果蛋糕,我吃一半怎么样?”

    “随便你。”清源渔麦拿出小型耳机塞进耳朵里,“接下去我要写作业,不要来打扰。”

    “时间到了,自己记得下来吃饭。”

    “发消息就好。”

    看着她走上楼梯,清源晓海把甜品盒放在桌子上。

    他很能接受目前和她的相处状况,不如说超出了他的预想。

    如果有一天她能主动说出「我给你做花菜味增汤吧」,那自己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清源晓海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

    “也不是不可能,我确实很好看。”

    ——这个少年为什么会这么漂亮,每天都用哪个牌子的沐浴露?眉间若有若无的忧伤气质,恐怕会在不经意间让女孩受到严重创伤。

    清源晓海急忙熄灭手机,好险,自己都快受伤了。

    冷静下来,用自带的塑料叉子挂下来蛋糕的一角,放进嘴里。

    “好吃。”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