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46.她对我的态度可好着呢

46.她对我的态度可好着呢

目录

    花艺书店各个书架的位置,清源晓海早已牢记于心,兰子姐进货的书籍大部分是青年才会看的文学书籍,其余的是当地报社的报纸。

    “清源同学,你不觉得这家店很没意思吗?”吉原绿子把脸埋在从淅川兰子那边借来的漫画书里,喃喃自语。

    “还是工薪太少的错。”

    “我不是说钱啊。”吉原绿子挺直腰板,仿佛在替自己打气般说,“书店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多元化啊!比如这边是漫画区,那边是轻小说区、文学区和教科书区什么的......”

    清源晓海蹲下身把纸箱里的几本《假面的告白》取出来放在书架上,开口说:“这件事应该和兰子姐说才是。”

    “说起兰子姐,我前些天在市里玩,正巧看见她在店里买了一双很色的黑丝,还是吊带的那种。”

    “啊?”清源晓海开始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了,“她买很色的黑丝是不被允许的吗?”

    “可是我却从没见她穿过。”吉原绿子拖着腮说。

    “也没规定买了要穿出来给人看。”清源晓海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描绘着书脊的轮廓。

    然而吉原绿子却小脸一红,双手紧紧揪住双马尾的发辫说:“我懂了,你这意思是兰子姐在家里穿给人看!”

    清源晓海把书籍往里塞,叹了口气说:

    “.......我可没这么说过,不过那是兰子姐的私生活,不要太过关注的比较好。”

    这孩子终究还是太闲,活不够干。

    “哦,七点半了,下班~~~”吉原绿子看了看手机时间,终于从椅子上下来打卡。

    她走到门口,看着清源晓海拿起排班表画勾说道:“清源同学,你今天还要去市区里吗?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泡芙店。”

    “不去了,三四天去一次就好,好东西吃太多她也会腻的。”

    “嘁,我只是想你请我吃。”

    “不是请了你一盒炸鸡吗?”

    “嘿嘿——”她忽然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像极了献媚时的宠物犬,“我之前还帮你顶班呢......”

    “你很喜欢蹭我的东西吃啊。”

    “今后我也请你不就好了嘛,而且我还能在砚春旁边多夸奖你几句。”

    清源晓海并不会觉得多带一份有什么不妥,同时她确实毫无怨言地帮自己顶了不少班。

    “小心发胖,你这脸也够圆润了。”他说。

    吉原绿子嘟起嘴,小手握拳轻轻锤了锤清源晓海的肩膀说:“别这么称赞我啦,讨厌死~~”

    娇小的她做出这个动作,莫名地营造出很可爱的感觉。

    “你变得很像狗耶。”清源晓海说。

    “啊,我家里真的有养狗喔,是条金毛,它超可爱的。”她露出欣喜的表情,“你喜欢的话,我改天把它牵出来,就是它的发情率有点高,看见母狗就想上垒。”

    算了。

    “建议阉割。”清源晓海把排帮表挂在墙壁上,看着她说道,“话说你的衣服哪里买的?”

    “嗯?”

    吉原绿子低头注意着自己的穿着,是一件淡红色上衣配短裙的穿着,凉鞋是路边摊买的,不过她对此无所谓,因为对自己的脚很有信心,

    “市里的一家服装店,怎么?你要试穿吗?”

    “明天就发工资了,我准备给渔麦买一套夏天的衣服。”

    “可是她才国二吧,这样的衣服她能穿?”

    “她发育没问题。”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有问题一样......”

    “到时候把店家推给我咯。”

    “好好好。”

    就在两人准备关店回家的时候,突然走进来了一个人。

    对方穿着防晒的淡白色开襟背心,下半身穿着及膝牛仔裤,打扮比平时的西式制服更显中性。

    “......”

    “......”

    清源晓海和她彼此对望几秒,在这段时间里足以让两人认出对方。

    “兰子姐和我说进了《假面的告白》,我来买一本。”三枝摇月的目光忽然投向吉原绿子说。

    吉原绿子的嘴巴宛如金鱼觅食般不断开阖,最后晃过神,露骨地看向清源晓海:

    “呃,新进的书籍在......”

    当清源晓海准备开口的时候,三枝摇月却率先开口:

    “不用了,我知道在哪儿,如果你们没放错的话。”

    “......”

    她径直走向书架,很快就找到了《假面的告白》。

    “结账。”

    “呃......”吉原绿子像个提线木偶般走到前台,“一共一千两百円。”

    三枝摇月直接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一千円和两枚硬币,一举一动丝毫不矫揉造作。

    吉原绿子一边瞄着清源晓海,一边把书籍放进袋子里。

    “谢谢。”

    三枝摇月接过袋子,径自走出书店。

    清源晓海整个人愣在原地,她完全无视自己,不对,这何止是无视,甚至达到了「我懒得看你」的地步。

    在学校里,他觉得三枝摇月这样的无视并不算什么,毕竟处在一个十分公共的环境里。

    但在这,她却不理不睬连招呼都没打,让清源晓海忍不住在心里由衷感到离谱——

    「不仅不打招呼,就连看都不看我,再怎么说也确实有点痛苦了。」

    他看向之前的书架,明白三枝摇月是怎么精准地发现新书的位置。

    自己为了方便管理,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把全部的书籍按照五十音的顺序排列,她看来也发觉到了这一点。

    “清源同学,这是什么意思?”

    “咦?”

    “三枝同学没和你打招呼。”

    “我知道。”

    “这是怎么样?”

    “不打招呼的意思。”

    “虽然我不想多说,但这样有些没礼貌吧?”

    “我在街上也不见得路人都向我问好。”

    “可是你之前还和她出去玩了吧?这件事全校人都知道。”

    “啊,下一趟电车还有五分钟,要跑一段了。”

    清源晓海不管还想说话的吉原绿子,往车站小跑而去。

    “啊!等我啦——!”吉原绿子连忙跟上。

    ◇

    告知发车的铃声响起,车门缓缓关上。

    电车窗外,微细而精美的金色窗户如节点般常驻,车厢内溢出的灯光,把沿途的绿色稻麦映出细密的轮廓。

    清源渔麦糖果般的眼珠子盯着车厢地板,心情就像开了一档的电风扇转动。

    ——难道同龄人中,只有本渔麦是学习型的天才?

    几道有关函数关系的数学题,丽奈两个小时都解不出来,清源渔麦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最后给她讲解到天都暗了。

    车厢内一个人都没有,清源渔麦紧紧抱着怀里的书包,窗外的夜色如万米下的大海,似乎要朝着她席卷而来。

    “不行,再这么晚,我要让她加钱。”清源渔麦小巧的眉头明显在耸动,抿了抿嘴,干涩的嘴唇变得光润富有色泽。

    电车很快来到了坂下站。

    一走出站台,四处尽是漆黑一片,远方时不时传来奇怪生物的鸣叫声。

    “什么啊这是,太古吗?”

    她忍不住浑身一哆嗦,像个木偶一样站在电车驶过的站台上,血液流动的声音,如同街边水渠在耳中翻腾。

    清源渔麦握紧书包,她明白早走早解脱,于是立马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一股脑快步往家里走。

    就走出去不久,身后突然传来声响。

    “渔麦吗?前面的人是渔麦吗?”

    “渔麦!”

    清源渔麦一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呼吸倏然变得急促,转过头时,却发现黑色的人影和红色的人影正往她这里快步走来。

    距离还有些远,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脸,恰时两人头顶上的街灯闪烁了一下,连着她的小心脏也闪烁了下。

    “嘶——!”

    她紧张到屏息凝神,身体下意识地摆出了要奔跑的姿势。

    ——「有人在背后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

    ——「红衣服和黑衣服......」

    前些天清源晓海的话重现浮现在耳边,清源渔麦的小脸,宛如逐渐被夜色所溶解的油彩画,没有丝毫生气。

    她双手握紧书包,用超过自己在学校里测试五十米跑到九秒五三的极致速度,在街道上奔跑着。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身体似乎从未经历过如此高强度的运动,清源渔麦的肺部都在发出随时会死亡的悲鸣。

    但她依然在奋力往前跑,头也不回,一直看见了自己的家。

    只要抵达了那里......只要抵达了那里......

    本渔麦就是无敌的!

    “那真的是你妹吗?”吉原绿子一脸诧异地看着在视野中,只留下小小一个点的少女,“怎么回事,见你跟见了鬼一样。”

    清源晓海摇摇头,十分笃定地说:

    “应该不是,她对我的态度最近可好着呢,这估计是她同校的学生。”

    “那行吧,我往这里走了。”

    “注意安全。”

    “好。”

    清源晓海伸出手摸了摸脸,不太理解为什么渔麦看见他就要跑。

    带着这份疑惑,他回到了家。

    打开门,就看见趴在沙发上气喘吁吁的清源渔麦,她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