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少女降临无海之地 > 47.不如白萝卜

47.不如白萝卜

目录

    隔天,是个好天气。

    清源晓海照例在每天早上给花圃浇水,虽然现在连苗头都没冒出来。

    但他坚信土壤下面的花种已经发芽,过不了多久就会破土而出。

    “晓海?”

    院外传来声音,是冬雪砚春正站在那里,她和平时不同,裙下的白色短袜换成了黑色的过膝袜。

    清源晓海把水管蜷缩成一团,洗了洗手就快速出门。

    “这是什么?”他一脸惊愕打量着眼前的少女问。

    “什么什么?”她歪着头。

    清源晓海蹲下身来,目光直视着百褶裙和过膝袜间的领域说。

    “我从没见过你穿这种过膝袜,你平常都是穿白色短袜。”

    “因为最近太阳很晒,那样会被晒黑。”

    “好想被那里夹死。”

    “......”冬雪砚春把手放在他的脑袋上,笑着说,“别看了,我总觉得痒痒的。”

    “那我帮你挠挠,放心,虽然从没挠过,但我经常给猪排醒肉,技艺不差。”清源晓海伸出手。

    冬雪砚春像鹿一样往后跳了跳:“哇,好你个大爷,拿我这样的少女美腿和猪排比?”

    “可我最爱吃猪排了欸,所以快给我摸摸。”

    “你说了「摸」对吧?我夹——!”

    冬雪砚春的手指用力地夹住了清源晓海的脸,虽然有点粗鲁,但每次这么做,他总会像得到奖励般的开心的不得了。

    “好痛!”他一边喊一边露出狡黠的笑容说,“我在书店牺牲色相帮你卖刺绣书签,难道一点奖励都没有?”

    冬雪砚春温柔地扬起嘴角,虽然那二十件一共才一万多円,但他也很上心地帮自己卖掉了。

    她观望着四周,确定没其他路人后说:

    “不知道男生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但算了,给你摸一下,只能一下。”

    “啊?真的?”清源晓海惊呆了,他只是在开玩笑。

    冬雪砚春的小脸一红,有些不甘心地说道:“是你自己想摸的,现在我让摸你又摆出一副见鬼的表情。”

    清源晓海啐了一口唾沫,眼前的绝对领域就像他昨天在超市里买的白萝卜,很色,所以他拿去煮汤喝了。

    “我真摸了?”

    “都说了可以,快点啦!”冬雪砚春收回红润的小脸,表情严肃地催促道,“你要我站多久!快点摸!”

    她这样子让清源晓海反而有些迷惑了,他总觉得在街上这样有些变态。

    “砚春,你当真吗?”

    “快点!”

    清源晓海一咬牙,还是赶紧摸了来得快些。

    他伸出双手,当触碰到裸露的大腿肌肤时,冬雪砚春的身体下意识地颤抖了下,纤细的手指紧紧捏住书包的提带。

    她满脸潮红地看向清源晓海,自己在晚上摸还好,可他的手一摸却直接让身体打颤。

    特别是那双手摸到大腿内侧的时候,仿佛触及到了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部分。

    说了摸一下,但那完全不是单纯的一下了,是很长的一下。

    当那手还在往上摸,快要碰到布料时,冬雪砚春情不自禁地夹紧裙下双腿,把清源晓海的右手死死地夹住。

    “......呼,好了吗?”她抿着樱唇,一边发出呻吟一边问。

    “什么啊,也就这样。”

    清源晓海朴素淡然的回应让她有些发愣。

    “啊?”

    “搞不懂男生对这些有什么向往的,不就是有点滑的肉吗?”清源晓海一用力,右手从她的双腿间抽出,“和大份的午餐肉没什么区别。”

    冬雪砚春微微弯曲着身体,嘴巴像金鱼似地开阖着,他的脸没有一丝做了坏事的红润。

    再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裤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刚才,变态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走吧。”清源晓海起身说。

    “晓海,你有病吗?”冬雪砚春微微歪着头看着他。

    “啊?”

    “因为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脸都不红气都不喘的,听我说,你还小,现在就吃药说不定有救。”

    “唉,真是的,你还是个无法克制自己的青春期少女呢。”

    “谁无法克制自己啊,就怪你那双手越摸越过分了吧?如果没那龌龊的想法你还想摸那里!”

    “误解了我的你才过分吧,我不是没摸到吗?”

    “那是因为我夹腿了!”

    冬雪砚春红着脸露出闹别扭的态度说,

    “我警告你啊清源大爷,要是不快点对我展露你少年的腼腆,晚上我就不拿你当对象了,我宁可用兰子姐。”

    “话虽如此......但也犯不着说的这么清晰明确。”

    清源晓海苦笑不得,把手放在冬雪砚春的头上,把她头发摸得乱糟糟的。

    “我就算不是长发,但打理起来也很麻烦。”冬雪砚春拍了拍他的手。

    “下一单有方向了吗?”清源晓海转而一问。

    “还没有呢。”

    “我有个想法,你的刺绣风格面向学生甚至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设计风格由你自己来定,我和兰子姐帮你联系渠道售卖,她认识市区内的大半书店。”

    冬雪砚春收起先前的玩笑脸,用力地点了点头,因为她明白,这是一份很重要的「兴趣」。

    “加油,没准过不了多久,你就能把刺绣当成能赚大钱的工作。”

    “我明白这是不可能啦。”冬雪砚春苦笑道,内心激昂的情绪顿时冷却。

    她很想挑战,但以目前的单薄造诣,如果没有清源晓海和兰子姐,估计不会有人买单。

    ——自己还需要变得更强。

    “可我觉得只要砚春你有这个心是可以的,我会毫不犹豫地支持你。”

    清源晓海温和地笑着说,

    “等到时候你做出来了稀世珍品,我一定会满世界的炫耀。”

    冬雪砚春偷偷望了清源晓海一眼,从他唇里吐出的「炫耀」一词,让她的脑袋隐隐约约地在发涨。

    迄今为止,枕头里藏匿的发霉梦境,似乎在清源晓海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发酵,总有一天会漫溢出来。

    “晓海你还真是温柔。”

    “突然间说什么呢。”

    “哈哈,我的青梅竹马竟然是你,长大后知道这一点时我的手都在发抖。”

    “欸,我全身也抖到不行。”

    “该不会在床上发抖吧?”

    “意识到这点,是在一次下大雪的冬天......”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